• 当前位置: 今日汇率网 > 今日美元汇率 > 正文

  • 今年美元指数不会显著下跌
    时间:2019-07-15   作者:admin  点击数:

      1 主要经济体的相对强弱基本决定美元走势

      比如,1981年-1985年,美国GDP平均增速为3.4%,同期德国、日本、法国和英国GDP增速分别为1.4%、4.4%、1.6%和2.3%,全球经济平均增速为2.9%,美国经济明显强于世界经济平均水平,是美元指数形成一轮升值的主要动力。1986年-1995年美国GDP平均增速为2.9%,同期德国为2.7%,日本为4.6%,法国为2.3%,英国为2.6%,世界经济平均增速为3.3%。尽管这一阶段美国经济表现并不差,但相对来说,美国经济增速中枢下降,而德国、法国、英国经济增速中枢上升,美国经济增速低于全球平均水平,导致美元指数出现一轮贬值。1996年-2000年的升值周期、2001年-2011年的贬值周期均呈现了上述规律。

      2 美国经济会减速但不会失速,欧洲经济则相对不乐观

       当前,市场普遍看跌美元,主要理由是美国经济高点已过、开始趋于下行,甚至有观点认为美国经济有可能发生衰退。受美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影响,美联储宣布暂停加息并结束缩表,有机构甚至预测美联储在今年下半年或明年可能会降息,这进一步增强了看空美元的预期。笔者认为,市场对美国经济前景的一些预期过度悲观,尽管美国经济放缓但很快发生衰退的可能性不大。更重要的是,欧洲经济相对更不乐观,日本经济也难有明显起色,加之未来全球政治经济不确定性依然很大,避险情绪上升将对美元有利,预计今年美元指数不会显著下跌,甚至有小幅上升的可能。

      未来全球政治经济的不确定性依然很大。美国与欧洲、日本等经济体之间的贸易纠纷可能升级,土耳其、阿根廷等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汇率和资本市场可能出现大幅波动;尽管英国“脱欧”最后期限被延至10月,但无协议“脱欧”风险仍不能排除;叙利亚和利比亚以及伊朗、以色列等中东国家的地缘政治冲突仍可能加大,委内瑞拉局势也可能进一步恶化等,这一系列不确定性都将会加大扰动金融市场的程度。美元作为全球最主要的避险货币,市场避险情绪上升必将阶段性地推高美元指数。

      总之,从美国经济相对主要发达国家经济强弱、主要国家货币政策走势以及全球政治经济风险来看,未来美元指数仍将获得一定支撑,不会显著下降。预计今年美元指数的中枢水平在97左右,总体可能小幅上行。在这种情况下,2019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难以呈现持续强势格局,出现单边升值的可能性不大。

      当前美国经济走势的确疲软。3月美国核心通胀率同比增长2.0%,环比下降0.1个百分点,创2018年3月以来新低;制造业PMI指数为55.3,小幅反弹,但远低于去年同期;20个大中城市房价指数自2018年底开始呈逐步下降态势,目前已降至3.58,创2012年底以来新低。近期,美国1年期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再次出现罕见倒挂危机,全球避险情绪大幅上升,美元指数由1997年7月的96左右升至1998年初的101左右;2008年下半年,美国次贷危机逐步演变为全球金融危机,全球避险情绪再度上升,美元指数则从2008年7月的73左右上涨至12月的85左右;2009年底,希腊主权债务问题爆发,随后蔓延至葡萄牙、意大利、爱尔兰、希腊、西班牙等国,引发欧债危机,美元指数也从2009年11月底的74左右上涨至2010年6月的86左右。

      看美元走势不能单看美国经济,美国经济相对全球经济的强弱才是决定美元走势的最关键因素。在美元指数的构成中,欧、日等国家和地区的货币占比较大。1973年-1999年,美元指数中,德国马克占比20.8%,日元、法郎和英镑占比分别为13.6%、13.1%和11.9%;欧元诞生后,成为美元指数中的第一大货币,占比57.6%,日元和英镑占比分别为13.6%和11.9%。因此,美元与这些货币之间的汇率主导了美元指数的走势。历次美元指数周期走势均表明,美国与欧盟、日本等经济的相对强弱决定了美国经济在全球的地位。美国名义GDP占世界名义GDP的比例变化与美元指数走势高度相关,是决定美元指数的周期性变化的关键因素。

    (文章来源:国际金融报)

友情链接